人世不忘长安

你的信仰就是我穷其一生的所望

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生前身后
再无遗憾,不必留下什么血脉

雅乐:

1.他毕生所求,不过家国安定而已。




若可战,便披甲上马,若需守,他也愿意做一个丝路上清贫的商道守卫。




2.“安康盛世也有冻死饿殍,动荡盛世也有荣华富贵,”了然穿过小镇上的集市,对长庚他们比划道,“‘世道’二字,理应一分为二,‘道’是人心所向,‘世’就是万家灯火下的一粒米粮,城郭万里中的一块青砖。”




3.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4.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5.长庚有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爱他,总觉得倾尽生命也难以报偿,而忽然之间,他意识到,与其说顾昀是他这一生中遇到的唯一一件值得期待的好事,不如说他自出生伊始所遭受的所有难处,都是为了攒够足够的运气遇见这个人。




6.雁王殿下一天到晚和尚似的素衣禁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多么正人君子,然而经此一役,顾昀算是领教了,这人道貌岸然之下,心里有一堆匪夷所思、正常人没法理解的“情趣”。




喜欢什么?喜欢他瞎吗?




7.选了流血的路,通常也就流不出眼泪来了,因为一个人身上就那么一点水分,总得偏重一方。




8.顾昀是个颠倒黑白的高手,一辈子三样特长:能打字好会忽悠——没影的事到了他嘴里都像真的。




9.长庚:“恐惧是没有道理的。” 




长庚:“我相信只要你愿意,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打败你,包括这副皮囊。”




10.“我之所以在这个位置上,不是因为我比谁厉害, 而是因为我姓顾,”顾昀看着长庚说道,“有的时候,你的出身就决定你必须要做什么,必须不能做什么。”




11.这一刻,他却突然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光阴的无情,自己不过是一错眼,他那小长庚已经匆匆忙忙地长大了,他错过的这一段日子,以后永远也补不回来了。




12.了然和尚呆立原地,见那年轻的郡王殿下冲他做了一个特殊的手势,他将拇指回扣,做了一个微微下压的动作,郡王朝服的广袖从空中划过,袖子上银线一闪,像河面闪烁的银龙——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了然浑身都在发抖,良久,他哆嗦着双掌合十,冲长庚稽首做礼——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此道名为“临渊”。




13.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或身老刃断,而江山不改,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甲、拉白虹,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




十年过去,还有下一个十年,百年过去,还有下一个百年。




14.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15.“我恨你,”长庚道,“我恨死你了顾子熹。”




16.他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来等的不过就是那么两句话,只要那个人当面跟他说一句“义父错了,没有不要你”,让他能感觉到这世上没有了虐待他的秀娘,没有了来不及见最后一面的徐百户后,还给他留了一点温暖的念想……那么他就可以原谅小义父的一切。




从来的和以后的。




不管他是叫沈十六还是叫顾昀。




17.顾昀:“你说,不管怎么样我都接受得了,只要我活着一天,他是疯是傻我都管到底。”




18.子熹,只要你说一个字,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




19.长庚:若我早生十年,天下便不是这个天下。




20.十六每次出门,无论多远多近,也无论干什么去,都必会给长庚带些小玩意小零嘴,长庚不爱小玩意,但不能不爱这份随时记挂着他的心




21.杀孽太重不祥,难道国祚沦落,疆土起狼烟,百姓流离,浮尸千里,就算是以和为贵、万事大吉了吗?




如果顾大帅同他那一表三千里的大表兄一样多愁善感,那么泱泱大国中无知无觉的芸芸众生,又要依仗谁去镇守疆土呢?




派朝中翰林们去“以德服人”吗?




22.世间所有仇与怨的消弭,大抵一边靠忘,一边靠将心比心吧。




23.“要不是弥足深陷,怎么配算是走火入魔?”




24.拿得起刀剑的人,想来总比被人赶着的猪狗幸运。




25.半朝座师,风头无两。旧时王谢堂前燕,也该往寻常百姓家飞一飞了。




26.有时候,少年人从“自以为长大成人”,到真的长大成人之间,大概只有一宿的时间。




27.了然便在他手心写道:“殿下信我佛否?” 长庚不像顾昀那样讨厌和尚,这些僧人身上出世清静的气质让他一见就心生好感。 但他也并无信仰,因为毫无概念,不了解,也就谈不上信与不信。 长庚不想当面驳了然的面子,便只是笑。 了然随即了然,不以为忤,反而露出了一点笑容,在长庚手心一字一字地写道:“未知苦处,不信神佛,幸哉,大善。” 长庚一愣,少年正对上哑僧如包万象的眼睛,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的沉疴被对方一眼便洞穿了,一时间,乌尔骨、秀娘、真假难辨的出身、难以启齿的妄 念全都流水似的从他心里滑过,被那“未知苦处,不信神佛”八个字一箭洞穿。




28.自古温柔乡是英雄冢,顾昀哪次离京都是来去无牵挂,唯有这一回满心惆怅。 可能是因为每次都是“回”边疆,只有这次是离家远赴吧。




29.临到阵前,谁不想死谁先死。




30.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31.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32.我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33.我封侯安定,就是为大梁打仗的。




34.凭君莫话封侯事,一片冰心在玉壶。




35.他忍不住心生妄念,想要求更多——比如社稷损耗过后,还剩下一点不残不病的岁月,留给长庚。




36.他心里忽然觉得很对不起长庚,那年在去西域的半路上,顾昀信誓旦旦地跟陈轻絮说过,哪怕长庚将来疯了,他也会管到底,可是近日来,他心里隐隐担心自己将来也会力有不逮。顾昀不怕生老病死,钟老将军的灵堂在侧,如今算来,他身边无论善意还是恶意的长辈、那些曾经教过他害过他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就知道再盖世的英雄也逃不过那么一遭,人没必要跟自己较那种劲,他只是怕自己不能一直庇护这个小疯子,反而给他添乱添累赘。




37.很快他就能推起那样一个四海宾服的大梁,也许那时候,玄铁三营只需要守在古丝路入口维护贸易秩序,或者干脆集体在边境开荒,他的大将军愿意在边境和葡萄美酒也好,愿意回京城跟鸟吵架也罢,全都可以纵容,不必再奔波赶路,也不必再有那么多迫不得已。




38.国家危亡时,权力的格局中必有血染的冲突——无论是大梁也好,天狼十八部也好……甚至是陷在江南的洋人,全都逃不开这种穷而变的境地,当中有十分的凶险,百分的际遇,往前一步是家国兴旺,落后一步或许就是亡族灭种。




39.还有被那老疯子藏起来的巫毒秘术,这话顾昀不敢挂在嘴边说,也不敢太期待,可到底还是想亲自跟过来看看。




万一呢?




40.长庚忽然一揖到地道:“皇上,臣愿仿效商君,无意拖累儿孙。”




41.他眼前有重重魔障,先是被困在了年幼时自己的身体里——尖锐的发簪,烧红的火棍,肮脏的马鞭,女人铁钳一般尖锐锋利的手……而一切的尽头,有一个身披一半钢甲的顾昀,是个多年,默默地注视着他。




42.他读不读书,练不练剑都取决于自己,跟先生放不放假没关系。




43.顾昀意味深长地回道:“虎狼在外,不敢不殚精竭虑,山河未定,也不敢轻贱其身,争那些没用的义气和脾气没有用。”




44.他轻轻地撇过脸,远远地与那人群之外的铁傀儡群对视,没有生命的铁甲怪物中,有一只正在温柔地注视着他,它陪他练过剑,替他拎过点心,无数次地跟着他敲响那个人的门。




45.有人心异变,三头五年便面目全非,也有人如止水,十万八千里走过,初心不改。




46.这世上,再好的朋友,再亲的师长,也没有人能代替一个母亲,哪怕是父亲都不能——长庚并不是不渴望母亲的,只是有时候,倘若明知可望不可即,还不肯认命,那就太苦了,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可怜。




47.顾昀忽然忍不住笑了,伸手捏起那枚药丸,笑道:“这小东西怎么和元和先帝的脾气一模一样?”




都是不合时宜的狠毒,不合时宜的温情。




……不合时宜的剧毒,不合时宜的解药。




48.他长着一张和长庚如出一辙的面孔,与胡格尔并肩站在一起。




胡格尔忽然偏过头,拉下他的头,踮起脚在身边那年轻人额上亲吻了一下。




然后一同目送着长庚远去。




49.巨鸢上所有将领列队甲板,山呼万岁。




围观的百姓将成千上万只河灯推入了水中,浮沉千里,萤火冉冉,载着魂归故里。




——priest《杀破狼》

评论

热度(148)

  1. 人世不忘长安花橘 转载了此文字
    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生前身后再无遗憾,不必留下什么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