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不忘长安

你的信仰就是我穷其一生的所望

【梁妈妈】年年岁岁朝朝(完)

花溪lior*:


该美术作品著作权属于:阴影影(lofter)


经作者 @阴影影 许可本人对该本美术作品仅做展示用途,特此说明。


*这篇文的脑洞从春节看到太太这张画开始,一拖再拖,也特别不好意思让之前的小伙伴们看到了一个文难产的全过程。更加不好意思在前几次未完成稿中加入太太的画,这次终于自己还算满意所以壮个胆子加上去QAQ


*我确定我不会再改了,所以写的不好别批评我啊。


*最后惯例求小红心小蓝手以及坑品不好,不要关注!!!





(一)


梁妈妈很年轻的时候,是真的当的上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所有男人见了她都能酥了半边骨头,所有女人见了都要恨的牙痒痒,每天拿着银票站在点香阁前求春风一度的人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她只需要站在楼上轻飘飘的扫一眼,楼下腿软的就能倒了一大片。


那时她年轻,风头无量,全秦淮所有的庸脂俗粉都比不上她,她是章台路上的明珠,是全金陵男人骚动不安的心跳和梦。


(二)


梁妈妈是喜欢头上戴朵牡丹的,很奇怪,明明是妖艳下贱的青楼女子,芍药那么妖冶无度的花反而衬不上她,她带着雍容华贵的牡丹绕着金陵城转一圈,好像走成了贵妇出游,又好像走成了天女下凡。一时之间牡丹价贵,然而没有女人愿意戴着走上街,她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扭曲着脸往自己的头上插牡丹,扭过脸看着他们的丈夫躺在床上遐想着自渎。


不过一个妓女,却把整个金陵逼疯,真是个妖精。


光明伟岸的丈夫和端庄持重的夫人在心里恨恨的想。


(三)


老天终是看不过这个妖精。


当孩子的啼哭戛然而止,那个风靡了金陵的女人再也回不去了。


事情其实很简单,她爱上了一个贫穷的恩客,为了他几乎给了全部的体己,然而一次意外她发现这个恩客有发妻,她怀孕了。恩客中举后娶了恩师的千金,她守着被遗弃的发妻,她们发现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


恩客大喜的消息传来,她扶着长期操劳身体羸弱的发妻,亲眼看着这个女人痛苦又无声的尖叫,看着她血流如注,在自己的面前玉山倾倒。


孩子死了,发妻也死了,那个男人被翻红浪玩得开心,徒留她一个人坐在他以前四面漏风的屋子里,对着一个死婴和一个油尽灯枯的女子。


她最后只把婴儿的手和发妻的手牵在一起,黄泉路上母子相伴,总好过走的孤单。


从此清明不过多烧两袋元宝,多年后还是听说那个男人一路高升已成了圣上眼前的红人。


(四)


梁妈妈再次回到点香阁谁也不奇怪,一个花尽了全部身家去补贴男人的妓女是不可能轻易出去的,这点谁都知道,安慰她的姐妹更是知道。


她安静的坐在那,和以前的张扬放肆不同,头上虽然不戴牡丹,但居然有了青松那种我自岿然不动的架势,她笑的得体的送各位姐妹出门,没事人一样的收拾新搬进来的房间。以前的房间给了新的花魁,里面一切陈设都没有动,不过变了个人而已,她们这一行都一样,旧的去了,新的还会长起来,旧的回来了还是旧的,新的也成了旧的,谁也不能一直霸着一个房间,谁也不能一直霸着一个位置。


她倒是看得开。


(五)


没过几天她就看不开了。


她以前一直都是花魁,接的客人是精挑细选过的,吃的穿的是精挑细选过的,就连她自己,那也是精挑细选过的,她虽然是一些妇人口中的妓女、婊子,可实际上她一天妓女、婊子的生活都没过过。


她一向不在意吃喝,但每晚与自己肌肤相亲的人,到底还是要在乎的。


其实按理说现在的老鸨待她是不薄的,也没有因为她年纪上来相貌不是最出挑的就给她安排一些下等人。但是最顶尖的富人却是不可能的了,剩下的中人虽然不过尔尔,但胜在还算知趣,勉强也算个好客人。


但她以前实在太招摇了,普通的客人她的好姐妹怎么可能会分给她,那必然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拥有特殊嗜好的恩客。


于是她在夏天围着长长的绸缎,她开始躲着众人,她同时经历言语的羞辱和身体的蹂躏,她开始怀疑自己,她觉得了无生趣。


(六)


万幸老天虽然忌妒红颜,终究还是于心不忍。


那是她准备轻生的念头最重的时候,时刻藏着小刀准备与人拼命,她蜷在床尾,看着面前的胖子淫笑着拖着自己的双腿,看着他短小恶心的东西随着肥肉的摆动而甩动,她觉得绝望了,她觉得若是此时将小刀刺进去,她也能解脱的很好。


万幸的是她失手了,那个胖子暴怒的撕扯她的头发,往她白皙的脸上狠狠扇去了一个巴掌,她闭上了眼睛,觉得这样死了也好。


然后她的良人来了,那不过是一个年轻的武当弟子,刚刚下山没见过什么腌臢事,抱着一颗锄强扶弱维护正道的心,被师兄弟拖进点香阁感受一下滚滚红尘。他从未被灌过那么多酒,但万幸依旧耳聪目明。他举着酒坛晃晃悠悠的循着呼喊声走,然后推开了那扇紧闭的房门。


禽兽的哀嚎在空气中久久回荡,武当绝学差点把他短小的东西刺出窟窿。她缩在床头看向那个年轻的武当弟子,她觉得悠悠红尘翻滚数载,唯有今日才真正觅得良人,光从门外逆过来,映着他的身姿像一只鹤。


(七)


那日的最后,那个年轻弟子脱下了身上道袍,将她牢牢裹紧,抱着她一步步走下楼梯,一时间电香阁鸦雀无声,她紧紧的搂住他的脖颈,地上铺着赤色的波斯地毯,他抱着她,好像走过家族牌坊、十里红妆,她终于成了新娘。


(八)


当今圣上笃信道教,对武当尤为尊崇,因此尽管那个禽兽富甲一方,也不能拿武当弟子怎样,最后应天府只罚弟子充服军役,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惩戒。


那时她已经暗暗决定,无论那个弟子修的是什么道,只要他在尘世一天,她便陪他一天,太上老君也好,无上天尊也罢,她又变回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心上人不喜欢她的姑娘。


万幸,那个弟子是喜欢她的。他是从小在武当长大,修的是大道无情,学的是宁静致远,但是这个女子是劫、亦是她的缘,他终于找到比道更值得珍重的东西,在那个女子的眼睛里,无论是第一次还是最后一次,他都很清楚,她爱他。


他也爱她。


(九)


他也不是没想过抗拒的,殊途不一定会同归,他也曾说那日救她不过举手之劳。他未曾想过那个女子会这般坚强,在他避而不见出去云游的半年里,她再也不接客人。她当了所有首饰,替人洗衣卖自己的刺绣,但还是不够把自己再次赎买出去。她辗转认识了在外跑商的一些江湖儿女,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求他们帮她贩卖东西倒倒钱财。


就这样,当那个武当弟子终于回来时,她回归了一身朴素的妇人打扮,笑盈盈的看着他,就像一个什么都没发生过,标准的贤妻良母。


她看着他的情郎,认真的一字一句道


“你看,我现在是干净的”


而她那在江湖腥风血雨里摸爬滚打、认清了自己的心跑死了三匹马回来接她的心上人,从来不在乎她干不干净。


他曾经怕大道无情自己无心,然而辗转反侧梦里皆是神女。


(十)


他们度过的是一段很愉快的时光,郎情妾意琴瑟和鸣,但是军役不能再拖,这件事因她而起,她很是愧疚的,赶在临别前做了护心镜。


虽然军役繁重,但好在安全,可她就是不放心,她把护心镜妥帖的放在情郎胸口,终于感觉心底落了块大石。


她的情郎簪了一朵牡丹在她头上,说我也没有什么能送给你的,不过数月,你放心。你就安心在家等我回来,然后我们一起去武当,带你见师祖,我要给你三聘九礼,明媒正娶。


她抚着鬓边牡丹,不同于一般新嫁娘的娇羞,眼睛亮亮的答应着


“好。”


(十一)


然而她的良人没有回来,他死在了战场上,倭寇突袭,武当心法再好也不能以一当百,护心镜被冷箭扎成了刺猬,他师兄弟找到他时,他已死去良久,血干涸成一块,像是盛开的的永不谢的牡丹。


消息传来时她刚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还沉浸在初为人母的欢喜里。


谁曾想上天终是妒忌,她眼前一黑,一个未成形的男孩和他的父亲还是一同去了。


(十二)


她自此开始恍惚、嗜睡、产生幻觉,每夜每夜的受折磨,她总是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她的恋人逆着光回来,还是那么英俊、眉目那么潇洒,紧抿的唇衬着他深邃的五官,就像她刚爱上他的样子。他手中拎着酒罐猛地砸向想要对她施暴的嫖客,她裹着锦被缩在墙角,看着那个禽兽被砸的头破血流,她满心眼里抑不住的欢喜。


她想我爱他,她吻住他的唇,把他的手贴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她一遍遍的对他说她的欢喜,她爱他,她爱他,她爱他。


然后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十三)


全金陵的人都知道,那个曾经惊艳了整个秦淮的女人死了相好,她穿着恋人的铠甲,走过赤红的波斯地毯,然后抱着恋人的骨灰盒,一把火烧了点香阁。


她抱着必死的念头去的,她想天上人间,终能一家团圆。


可惜讽刺的是,她没死成,那护心镜挡不住战场上射向她恋人的冷箭,反倒替她挡了被烧断的半截横梁。她活了,容貌却毁了,但万幸运气还好,几个武当弟子不忍见师兄遗孀孤苦至此,日夜兼程将其送至云梦治疗,硬是把她一身碎骨头拾掇好了,可是骨变了,美人皮也不在了,任是华佗再世,那张好样貌也抢救不回来了。


她反倒觉得这样很好。


(十四)


她在云梦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医者仁心,云梦姑娘体贴入微,在她伤没好全之前,她只能安心待在桃源津。


在云梦谷的这段日子,她注意到这里皆是女弟子。她们或是温柔小意或是豪迈潇洒,总之和她在点香阁时见到的女子完全不一样,她们那么肆意、鲜活,仿佛春风拂过刚抽条的柳枝,纤细的身躯蕴含着无尽的可能。


她突然意识到,原来她也可以这样活。


(十五)


她在桃源津一待就是三年,身体渐渐好转的同时也开始学着一些简单的医术,她不太擅长施针,但却意外的精通药理,偶尔也能在书籍的指导下配一些丸药备用。她凭着自己的天分在云梦谷中渐渐有了些声望,许多女弟子会趁着她空闲的时候和她就药学心得进行探讨。


她就是这个时候见到方莹的,那是一张与其身段完全不相称的脸,配着刻意隐藏的声线和略显僵硬的肢体。


或许方莹可以瞒过云梦所有不谙世事的姑娘,但对于浸淫青楼多年的她来讲,看穿一个人是男是女,实在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了。


(十六)


很意外的,居然是方莹先找上的她,这个相貌平平的“女子”主动揭穿自己万圣阁少阁主的身份,将自己是方思明的事情据实相告,他摘下人皮面具,后面是一张雌雄莫辨的脸,由是她见惯了美人也不禁要感叹三分。


他说早前行走江湖,早已将梁妈妈的底细摸的清楚,此次前来云梦,一为偷习引梦术,二是要找到她,让她接管重建的点香阁,做其明面上的主人。


她冷笑,她说那地方于我如同阿鼻地狱,你凭什么选定我,又凭什么料定我会回去。


方思明道,他说她和云梦的姑娘一样,眼神里有一种东西。点香阁内有一个女子,曾经也想同云梦姑娘一般肆意的活,万圣阁虽然将其用于培植势力,但他不舍那女子。


“权力与她二者并不冲突,只要你答应,只有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那女子叫什么名字?”梁妈妈问。


“于你,可以是千千万万女子,于我,她只是方莹。”


(十七)


世人都道金陵好,宝马香车,章台路遥,点香阁不愧是金字招牌,岁月好像从不曾染指这里,代代年年秦淮水悠悠,只不过留下脂粉和美人愁。


谁还能记得三十年前名动金陵的花魁呢,现在有的,只是在门前吆五喝六,丑陋不堪的梁妈妈了。


(十八)


我是在来赎人时听完整个故事的。
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华山,带着攒下的所有积蓄来接我的心上人蔡师兄。事情进展比我想象的顺利,我捧出了一颗十足的真心,换来了我和蔡师兄的未来。梁妈妈为我行了方便,已经是三更天了,她亲手将软筋散交到我手中,她告诫我说师兄虽入点香阁,这些年逐渐远离江湖,但毕竟仇家还没散尽。这些软筋散初时是她为了防止蔡师兄私自出逃惹祸上身不得已出的下策,现在点香阁再也不能护佑我们,这些软筋散权且给我们用着防身。


我对着梁妈妈俯身再拜,不管是她当初照护蔡师兄一力担下污名的义气,还是三更天顾全爱人颜面将其悄悄放走的聪敏,她都值得我的这一次长揖。


我牵着恋人的手走出点香阁的大门,我忍不住回眸看着梁妈妈,她拿着烟斗斜斜的倚在栏杆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涂着丹蔻的手指轻轻的弹了弹烟斗。可能是三更天的缘故,点香阁的客人也少了,省却了白日里的轻狂放荡,梁妈妈才像是个正常的逐渐老去的女人,也会吸一口烟斗再吐出来,让自己隐在朦朦胧胧的烟雾里。


我想起临别前我们俩的对话,我问她:“方思明已渐失势,梁妈妈又何必再守着这点香阁?”


她笑了笑,对我道:“你看到的这些女子虽然娇美,但终须养护,我要等到像你这样的少侠来,等到她们有好的归宿,便可功成身退了”


“若是再没有人来呢?”


“一定会有的,世间因缘际会奇妙,初见、离别或是重逢,


不过只在岁岁年年、朝朝暮暮。”









*指路曾经的流产版早产版,来来来,和我一起把梁妈妈炒成楚留香网红!

评论

热度(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