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不忘长安

你的信仰就是我穷其一生的所望

【双玄】沉吟至今

是晚来风急

佑青不青:

这世间,若是没有风师,清风也是自来的。




只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信仰。




贺玄的前半辈子,被命运这种东西困住了,他来不及思考太多东西,因为他只想好好活下去。




身死之后,反而有了更多的时间,于是他忍不住想:为什么总有人想做神呢?




鬼王花城常说,谢怜是他的信仰,是这世间唯一的神。




诚然,所谓信仰,也只不过是最后的精神依托。




那为什么总有人想成为神,成为别人的信仰,成为别人的精神依托呢?




这个问题贺玄想了百余年,想不透,或者说是他不想去想透。读书人特有的刨根问题的精神没能在这件事情上得到很好的体现,又或者是因为贺玄自己的神格给了他人享用,多了这一层蒙蔽在,任他自己思索这个问题,总是要多几分仇恨的意味在的。




一切早已尘埃落定,花城八百年的执念已了,世上也再无白无相。任谁都说这是个好结局,但对贺玄来说不是。




他的前半辈子被命运捆住了,在阴暗岁月里滋生的那些略微畸形的心理常常牵引着他去想,凭什么灵文能重回上天庭,引玉的魂魄可以被养全,凭什么人人都能落得个好下场,但他不行?




人人都回到了从前,但贺玄没有。




师无渡亲手将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捆在了一起,将本就错综复杂的命运又多牵上了一条线。




命运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但命运同时是乏味的,因为谁也不可能真正意义上的改变它。




就好比他与师青玄,注定是无缘的。




师青玄成神时,贺玄在人间地狱里向上仰望,只求一个救赎。




师青玄的确给予了贺玄救赎,但贺玄却让他走入了万劫不复。




到底是贺玄亲手斩断了这一切。




他以为师青玄不会走,却终究是错了。宴席上,师青玄那声坦然的“酒来——”也只能存于记忆中了。




无数个夜晚,贺玄都曾臆想过自己能名正言顺地抱着一个什么人,没有欺骗,也没有逢场做戏,只是就这样抱着。




再简单不过,到了他这里,竟也是奢望。




师青玄的前路,作为一个凡人的前路,贺玄没有办法再陪他走下去了。




只是——




只是就好像成鬼后的几百年再回不去博古镇一般,那阵清风,也不会再有了。




那阵,由那人亲手起的风。




只存在于过往了。




贺玄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师青玄。但这个许久是多长,他不敢仔细算清楚。




“玄鬼大人,您在哭吗?”身旁的一个小鬼问。




“没有。”




只是最近的风少了几分柔和在,吹得眼睛发涩罢了。




没有师青玄的光阴里,贺玄才猛然发觉,花城为何要说谢怜是他的信仰。因为不在身侧,却又时刻想着,触碰不到,但又是自己心里最后的寄托。




遥不可及,于是剜心蚀骨。




信仰是不容置疑的,求而不得太久,便将思恋转为了信仰。




师青玄过去常说,凡人的一生与神官而言,不过是他手起扇落,送出一阵风的时间,短暂得很。




如今,师青玄自己,竟也化成了这阵风。




贺玄只盼望这阵风能刮得久一些。




师青玄,你不要怕。




不要怕前路太黑,无人相伴。




毕竟天下谁人不识君。









评论

热度(172)

  1. 还我AD钙佑青不青 转载了此文字
    (;´༎ຶД༎ຶ`)写的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