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不忘长安

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梗集】阴阳师手游*每日一签【微整理版】

行墨:

半吉


胸中虽怀难言处,幸得有人问苦衷。


默念口中咒,所言非所思。


沉浮尘世间,不必徒自添烦恼。


天命如露滴,如幻更似虚。相逢若相知,逝去也足矣。


应慎言,应慎行。


吾身如浮萍,不敢言再会,幸得天眷顾,得挚友两三。


鬼恶犹可治,人恶却难改。


 


小吉

天上悬明月,清辉照万方。浮云虽暂蔽,终不灭清光。


春樱虽随风飘散,仍有余香风转廊。


八重樱花繁且枝盛,君须记累瓣必偿情。


鬼无心,神有眼,五行有道。


世人皆俱魑魅物,鬼妖之中亦有真情。


人间黄泉路,切记有归途。


中吉

诸行虽无常,自有潇洒意。


从占卜之象,遵阴阳之道。


人间渺渺栖百鬼,天地四处皆为家。


末吉

莫仿飞蛾事,徒然扑夜灯。阴阳自有道,相顺不相违。


谨记鬼魅多生自人心。


莫与独鬼相语,所经之途必遭祸。


鬼火之处,身似孤魂,前路何往,知者无人。




ps:之前看到有人说想整理一下每日一签可以做梗,今天得空自己做了一个,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占tag致歉,那么,有人写吗?



自己没事干做的图,做的不好,比较渣。最后一张绵绵是拿来凑数的😂不喜勿喷谢谢☺

【宝贝们还记得b站的打油诗吗】黑遍魔道。

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高手在民间

夏优一:


*笑了我好几天终于打算把这诗给写全了。


*娱乐娱乐


*就喜欢黑



江澄x魏婴


云梦双杰手牵手,谁先脱团谁是狗。


你说是狗就是狗,我有蓝湛给我宠。


你有蓝湛你有种,再回云梦我放狗。


只敢放狗特么怂,江澄与狗长相守。




蓝涣x蓝湛


忘机比我先脱单,苦不堪言述衷肠。


兄长别怕我脱团,带回静室慢慢看。


每日出门需遮眼,稍不注意秀一脸。


床榻有些不稳当,书阁冷泉都能干。




金光瑶x蓝涣


听闻二哥最近烦,说与我听解解难。


忘机不管家中事,日夜与婴相纠缠。


心疼二哥每日苦,不如跟我一起处。


三弟此言可当真,快回姑苏领个证。




金陵x魏婴


你被蓝湛赶出门,回来云梦找亲人。


去你奶奶赶出门,我就回来串个门,


说好双杰一起走,你留我舅剩条狗。


良心发现回来看,找个媳妇给他宠?




聂明玦x江晚吟


最近基佬有点多,见到记得拿火戳。


烧死这群恩爱狗,直男万岁姑娘美。


你说什么姑娘美,单身与我把酒对。


对个毛线对对对,我要媳妇抱着睡。



你x江澄


你:舅舅别怕来我怀,媳妇抱你给你爱。


江:门在那边你快走,本人太帅你吃藕。


【魔道祖师】锦鲤抄(十七)

云梦双杰友情向的粮!!!就算是刀子我也甘之如饴照吞!!!
师妹真的好可爱!!!

山核桃教主:

※又名《转发这条锦鲤本月必定心想事成》,魔道祖师同人,原著设定,忘羡+追凌,欢乐捉妖日常,诸人已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的状态


※不要在意剧情,我只是单纯来搞笑的


※爱舅舅~


※前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另外一个声音冷冷道:“爱吃不吃,管他干什么!”


魏无羡没有转头。他已知道那是谁。


他现在就坐在莲花坞的饭厅里,左手江厌离,右手江澄,对面江眠枫虞紫鸢夫妇。桌上满满当当摆着七八盘菜肴,都是他曾经爱吃的,中间一大盆排骨汤散着喷香热气,他手边碗里还搁着一块啃了一半的莲藕。


虞夫人几乎没有下箸子,阴阴地看了魏无羡一眼:“听说这次清谈会比箭术魏婴又拿了第一?”


魏无羡没有答话。江澄却低了头,一口饭梗在喉咙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虞夫人果然又道:“不知我们的江大公子拿了第几?”


江澄把头埋得更低,几乎要把通红一张脸藏在碗里。江厌离悄悄看父亲一眼,江眠枫咳嗽一声:“食不言。”


虞夫人挑眉:“哦,我一个当家主母连话都说不得了?”


江眠枫本不想与她争执,无奈道:“三娘子,我并非此意。清谈会射箭乃同辈间切磋交流,名次无谓。”


虞夫人道:“名次无谓,那什么还有谓?自家儿子修行你不着意,别人家的儿子出名你倒开心得很,看来是心有所属了,却不知这莲花坞下一任宗主是要继续姓江还是改姓魏?”


她此言一出,江澄硬着头皮起身,沉声道:“娘亲,我错了。”


虞夫人冷冷:“你哪里错了,说来我听听。”


江澄咬咬牙,大声道:“怠惰疏懒,修为不精!”


虞夫人比他更大声:“你错不在此!你错在与仆妇之子厮混,错在事事还不如仆妇之子,错在竟不自知自己哪里错了!”


本是一家人平常吃顿饭,结果却闹个翻天覆地。虞夫人实在说得难听,江眠枫脾气再好也忍不住拍案而起道:“三娘子,今日一家欢宴,何必如此疾言厉色?”


江厌离放下碗筷,战战兢兢道:“娘……”


虞夫人亦起身,先对江厌离喝道:“闭嘴!”又对将江眠枫冷笑:“一家欢宴?我看你与这小子才是一家吧!江宗主,我早知你看我母子俩不顺眼,如今拍桌瞪眼的是想动手不成?好好,你剑术高明,难道我鞭法就弱了?演武场上请!”


江澄色变:“娘亲,使不得!”


桌上场面一片混乱。魏无羡只愣愣地坐着,不言不动,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眉眼却一垂,啪的一声,斗大一颗泪珠落在碗里。


往常虞夫人使脸色,魏无羡不过一副走了魂儿的蔫蔫模样,过了仍是神采奕奕天不怕地不怕。他为人皮实,断筋伤骨也是笑嘻嘻的,何曾为这些小事掉过一滴眼泪。在场诸人都惊呆了,一个个互看几眼,俱都坐了下来。


虞夫人又惊又疑,火气莫名消了大半,道:“魏婴,你哭是作什么?你这副模样可是想叫外面的人以为我虐待于你?”


魏无羡把喉咙里那股梗塞之感强压下去,伸手一抹脸,连着泪花酸涩一起统统揉作一张乐呵呵的笑脸,大声道:“夫人说笑了,我哭是因为感恩夫人照拂,夫人管教严厉是对江澄对我好,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敢有半点怨言!”一撸袖子,龇牙道:“谁敢说夫人虐待我,我第一个揍他!”


魏无羡知上一辈的恩怨,从来不敢在虞夫人面前造次,此番言语虞夫人还是第一次听到,思忖半天也不知如何回答,只得悻悻拿起筷子吃饭。


江澄也奇怪,从旁看了魏无羡好几眼,但不敢说话,怕又惹风波。


一顿饭吃完,魏无羡最后一个走出饭厅。


经温狗一番糟蹋,莲花坞毁损大半,重建时虽是仿从前格局,但是仍有些地方不尽相同,魏无羡面前的,依旧还是那个旧的、看得出岁月斑驳的老房老屋。他走到院子里,摸摸这块石头,拍拍那片砖墙,最后一屁股坐在回廊门槛上。


从这里望去的天是极晴朗的,蔚蓝一片,轻云卷舒,日光不如夏日那般毒辣,晒得人暖暖的。他抬头,眯眼看一只水鸟掠过晴空,那股酸楚而刺痛的感觉就像是莲花湖里的波纹一样在他心头荡开了。终其一生,他再也没见过比莲花坞还要好的天,还要美的水,还要亲的人,回不去,也梦不到。


江澄走过来,身背弓箭,手里拿个风筝,上下看他两眼:“你今天鬼上身了?居然说这些话,也不怕我娘一鞭子抽过来?”他此时五官尚未长成,仍是那个微带青涩的少年模样,一身傲骨铮铮写在脸上,亦写在心里。


魏无羡亦看他,非常认真地看,看到江澄后背都开始发毛了才打个哈哈:“当然不怕,再说你娘也没抽过我。”


江澄想想也是,还真没抽过,虽然每次看起来都差点抽上了。他拿着风筝一晃,催促道:“不是说好了猎风筝去吗?你半天不来,他们都等急了,走走走。”


“猎风筝”亦是很久没有听到过的事了。魏无羡不动,懒懒道:“吃太饱了,我想坐坐。”


江澄瞪眼:“你是猪吗?你不去我去了。” 说完也不去,倒在魏无羡身边坐下了,把风筝往地上一撇。


魏无羡道:“你不去?”


江澄厌厌道:“忽然觉得没意思。”


魏无羡知道江晚吟此人并非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半途而废之人,若论起执拗来,天下还少有比得过他的,他此时心灰只因虞夫人一席话。


魏无羡道:“是夫人桌上说了你,你就不想射箭了?”


江澄扬眉:“我是女儿家吗,这么娇气说不得?”


他脸上神色一动魏无羡就知道自己所说正中他心事,嘿嘿一笑,搂住他的肩头:“江澄啊江澄,你总有一日要明白今天忧心的不过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无需挂齿。这山河广阔,四海渺然,除魔降妖,匡扶正道,哪一件不比射箭要紧?”


江澄暼他:“你又知道!”


魏无羡眨眨眼:“我还知道你不出十年就要成为一代玄门巨擘,修为绝顶,威震四方。”


江澄大声道:“废话!这是自然之事,情理之中,你现在说说也就是先放个马后炮。”


魏无羡道:“好好,我马后炮,我马后炮。”


两人一起望天,不一会儿都被晒得通身暖热。


魏无羡心头亦是暖暖的,道:“你说这天怎么这么好看,我看这半晌也不觉得烦。”


江澄被日光耀得眼晕,低头揉揉双眼:“哪里好看?你今日真是怪得很……刚才我还以为爹娘要……结果被你一搅合……”


魏无羡道:“江澄我问你件事。譬如有两人相互倾慕,却因行事不同而多生衅隙,常年怨怼,你说值不值当?”


江澄道:“这两人就不能当面说清楚吗?”


魏无羡轻轻摇头:“说不得,不能说,只因这两人都是孤傲之人,面子尊严一个也放不下的。”


江澄不耐道:“按我说这两人都是活该,有话不——”说话一半,厉声道:“不许议论我爹娘!”


魏无羡道:“这哪里是江叔叔和夫人了?”


江澄道:“哪里不是?”


魏无羡笑笑:“我明明说的是我和你,你听的什么话。”


江澄道:“放屁!我哪里倾慕你了?”


魏无羡笑嘻嘻把脸贴过去:“那是我倾慕你,晚吟哥哥,吾老灰喜侬啊~”


江澄被这一声吓出一斤鸡皮疙瘩,把魏无羡往旁边一搡,跳起来连连唾道:“你恶不恶心!”


魏无羡心道:哦,不是他厌恶我跟蓝湛,原当年就是这模样,果然江宇直。


江澄弯腰把风筝捡起来,道:“你到底还去不去了?”


魏无羡道:“去去去。”站起来伸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却发现自己两手空空:“我风筝呢?”


江澄道:“我怎么知道?师姐前两天不是新给你做了一个。”


魏无羡挠挠脑袋,讪讪道:“丢了。”


江澄冷笑:“你怎么不把脸也一起丢了?”


江厌离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厅堂外面,右手拿着一个崭新的风筝,站在柱子后地对二人招手,轻轻唤道:“阿婴,你来。”


江澄看魏无羡愣愣的,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师姐叫你,还不快去!”


魏无羡趔趄两步,站稳脚跟,朝着江厌离的方向一步一步慢慢挪去。


路途不远,几步之遥,魏无羡却像是走了一辈子,很久才到檐下。江厌离就站在那里,衣衫简素,容颜清淡,正是记忆中那个秀丽的女子。魏无羡呆呆地看着那张脸,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一瞬间想要跪在这莲花坞的老旧地砖上,却发现双膝若铁,移不了分毫。


喉结耸动片刻,他只涩涩叫了一声:“师姐。”


江厌离把风筝塞给他:“阿婴你上次不是把风筝放丢了吗,这个新做的给你。”


那风筝的竹篾削得薄而平展,圆圆的筝面上画着一只独眼怪物,旁边粘着几缕白须以为手足。


魏无羡一手接了,一手拉住江厌离衣角:“师姐,晚饭吃什么?”


江厌离微笑:“阿婴想吃什么?”


魏无羡道:“莲藕排骨汤。”


江厌离有些讶异,她今天看魏无羡吃一半就停了筷子还以为他腻味了这道菜,还想说换换口味做点别的。


魏无羡道:“明天也吃排骨汤。”


魏无羡道:“后天也吃。”


魏无羡道:“天天顿顿都吃。”


江厌离道:“不怕吃腻了吗?”


魏无羡紧紧扯她衣袖:“不怕,就天天吃!”


他口气宛若一个稚童,竟当场没羞没臊地撒起娇来。江厌离被他逗得莞尔一笑,柔声道:“好好,天天都吃,那你先松手,我才能去准备食材呀。”


魏无羡脸上神情一滞,指节微微松开。江厌离轻轻一拽衣袖,脱了他的拉扯,转身朝厨房走去。她走了两步,回头对魏无羡微笑招手。


魏无羡也笑,极苦的笑,从脸上一直苦到心里。


多年辗转苦求,终得一见。


江澄在背后学舌:“‘就天天吃’——为口汤装腔作势,也不害臊。”


魏无羡转过身来,神色恢复如常:“再装腔作势也比你贪嘴强喝五碗夜里惨叫连连的强~”


江澄被揭老底,面皮紫涨:“走了!”


两人拿着风筝箭矢出门而去,门口早等了一大群人,师兄师弟热热闹闹,千骑卷向莲花湖畔。莲花湖风光如旧,信和途锐,莲叶层层,湖上微风轻动,送来一股清心惬意的气息。


少年们到了地方,纷纷开始拉线放风筝。魏无羡的风筝照例是放得最高的,远远飘在天空里,小得像是一粒浮尘,眨眨眼就要不见了似的。他还觉不够,又放了一段线。


江澄的风筝放得也很高,但比魏无羡的要矮些。他偷偷一瞄魏无羡风筝的位置,咬牙跺脚,手里却不再放线,拉弓搭弦就要去射自己的风筝。


这一切都被魏无羡看在眼里。他扯着风筝线,道:“江澄,你可知论箭术你是不输于我,却为何回回败阵吗?”


江澄冷哼一声。


魏无羡道:“只因为你凡事看得太重,局促于此,比试还未伤敌先自损八百,如何赢得了。”


江澄被他说中心结,冷冷道:“你今天话颇多!”


魏无羡笑笑,手中线卷一松,天高风急,那风筝嗖地一声飞出老远,很快看不见了。他仰头看那苍穹渺远,碧空无垠,微微叹道:“是啊,平日里有些话我不敢说,有些事情不敢做,也就今天放肆放肆。”


四周的景物忽似水波轻微震荡起来,身边的笑语欢声也渐行渐远。魏无羡转过身来,江澄站在他背后拉弓如满月,箭矢所瞄之地正是他的胸膛。


魏无羡垂眸,低声呢喃:“江澄,你让我好好做个梦罢。”


江澄松手,羽箭如飞,正中魏无羡的心口。


魏无羡低头,看那簇冷白鸟羽逐渐变成灰色,再如同沙砾般散落,纷纷扬扬撒在地上。他手中一松,握着的长弓亦化成泥,从指缝滑落。他眼前再无江澄,无莲花坞,无云梦,万事万物俱都搅在一起变成灰扑扑的一团,铺天盖地地向他涌过来。


世间好物,终成冷灰。


他闭上眼睛,随着莲花湖的哄然坍陷,沉入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未完待续—




写完这段唏嘘不已啊,还是欢乐的好,一笑而过,不必当真_(:з」∠)_

魏无羡不知道的十件事

冷不防的刀子

nacl1995:

魏无羡不知道的十件事:
1.当年被自己当萝卜种的小孩就是现在温文尔雅的蓝思追
2.金陵当时在金麟台刺他那一剑之后,是有些后悔的
3.不夜天之战,师姐终是舍不得怨他的,只是希望他收手
4.他当年那么讨厌的金子轩,后来是真的深爱着江厌离
5.江澄不是因为想回去偷父母的尸体,才被温家的人抓住
6.蓝忘机是给他烧过纸的,不仅是纸,还烧过天子笑,烧过他爱吃的辣辣的菜,可以的话甚至连自己都想烧给他,只是他连问灵都无法被探寻,没有收到罢了
7.饶是如此,蓝忘机还是年年给他烧的,以至于将那些自己从来不吃的辣菜名字记得滚瓜烂熟,在客栈里随口就可以点出几道
8.蓝忘机出关的时候,发现当年的那两只公兔子死了,然后听到了夷陵老祖被挫骨扬灰的消息
9.在观音庙的时候,是江澄第二次因为魏无羡哭。第一次是他与江家决裂的那次,江澄坐在自己的床上,觉得被打断的那条胳膊实在太疼了,疼的他流了一夜的泪。
10.蓝忘机把他救到山洞里的时候,拼了命的想告诉他,他弹琴问了江厌离的灵,师姐说不恨他,师姐说救救他吧

基本上是刀…然后本来是想写X件事的,觉得十件写不完…但是刚刚跑去看了原著的番外实在太甜了写不来刀了所以先暂时这样吧~有一些是原著事实,有一些是自己捏造的,总之文笔拙劣看个乐呵就好~有机会再续

家园


The Mighty Jungle:

待他日凯旋歌奏


肃穆回忆


“唷,还真让你俩找着这么个地方啊”

“臭小子还知道回来,这都多少年了,今儿晚上哥几个好好喝一杯”

“晚上是烤鱼啊还是炖汤啊”


连模糊的发型都看不出来我也是病的厉害…求小伙伴们轻点揍

关键词:家园

@楼诚深夜60分


怅望情不终: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老师大写的不爽。第二张好棒!!!!


The Mighty Jungle:

“阿诚表现出绝望的神色,他跪在雪地里,仰面望着明楼,眼眸里不只是洒落在脸上融化的雪花还是从眼底泛起的泪花,声声叫着:'哥哥,哥哥饶命……'”


书还没到我已被片段炸为废墟,二点五次元画着好迷走,一夜回到解放前

我伏在废墟中感谢小伙伴们的留言